评分9.5以上的穿越小说,评分9.5以上值得熬夜看的穿越小说
Author
生成
海报
公众号名称

公众号描述

关注
评分9.5以上的穿越小说,评分9.5以上值得熬夜看的穿越小说
05-06

近几日,小编看完了几本精彩的小说,感觉进入了书荒时期,不知道该看什么了,估计众多书友们,也有一样的感觉,为了让小说爱好者,长期遨游在书的海洋中,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几本精彩的小说,希望大家喜欢。

第一部:

简介:心理医生婴穿到古代,父母亡故,祖父入狱,千金小姐转眼寄人篱下。 孩童时的偶然相遇,成年后的相知相许。 从孤女成为王妃,一步登天。……

精彩内容:

管事媳妇的步子显得很匆忙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正房去,心都悬了起来。京城魏王府来人,对现在的江城侯府来说,实在是件诚惶诚恐的事,别说她一个下人,就是屋里穆老太爷和穆老太太都是正经危坐。

雷霆雨露均天恩,上次的天家的恩赐已经让江城侯府承受不起。面对朝廷,面对皇室成员,穆家从上到下都有一种惶恐之感。

一句话可以决定一家人的生死荣辱。

穆六娘虽然没像管事媳妇那样,脚步显得有急促,脸色也显得有几分焦虑。不自觉得看一旁边的苏锦秋,雪狐大氅包裹着她娇小的身体,简单的发髻,精致的面容。脚步不快不慢,下摆随着脚步晃动。

脸上神情比之刚才说笑时是有些凝重,却并不紧张,显得十分冷静自制。年龄虽小,却带着一股压人的气势,果然是阁老的孙女。

从正院大门进,只见门口丫头婆子站成两串燕翅,排列的十分整齐。人数虽然多,却是一声咳嗽声都不闻。

为首的婆子看到苏锦秋进来,连忙往屋里传话:苏姑娘到……

丫头打起帘子,苏锦秋和穆六娘一前一后进到屋里。

穆老太爷和穆老太太正中端坐,神情显得十分紧张。潘妤紧挨着穆老太太,虽然不像穆老太爷和穆老太太那样害怕,脸上却是十分凝重。魏王府长史官和内侍过来时,潘妤正在房里陪穆老太太说话,便一起坐下了。

长史与内侍则坐于右侧,一言不发,虽然没有把不屑的神情直接摆出来,却显得高深莫测。茶碗摆在手边小几上,看都没看一眼,一副闭目养神的状态。

苏锦秋进到厅里,穆老太爷顿时拉下脸来,就要训斥苏锦秋,突然把魏王府的人招进穆家,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。

魏王府的长史和内侍连忙站起身来,给苏锦秋见礼,内侍直接跪了下来,低头恭敬的道:给苏姑娘请安,代王爷问姑娘好。

苏锦秋淡然道:两位大人好。

说着便在左侧椅子上坐了下来,跟她同行的穆六娘也跟着坐了下来。

长史官依然站着,跪着的内侍没有听到吩咐依然跪着,只听长史官低头道:王爷前日上午进京,知道姑娘暂住与此,便派我与李公公过来接姑娘回家。前天下午苏老大人就已经出狱,老大人一切安好,请姑娘放心。

苏锦秋站起身来,还礼道谢,声音恭敬而淡漠道:魏王殿下为苏家操心,臣女十分惶恐,请代我向王爷道谢。

姑娘太客气了,都是王爷该份内之事。长史官恭敬的说着,又道:外头车驾都已经准备妥当,请姑娘回京。

苏锦秋却没动身的意思,复又坐了下来,看到内侍还跪着,便道:公公礼太大,臣女担不起,还请起身。

李公公赔着笑脸道:姑娘没有吩咐,奴才不敢擅动。

公公太客气。苏锦秋说着,却是对长史官道:王爷厚爱,只是我来江城之前,祖父千万叮嘱与我,要我安心呆在江城,即使他无罪出狱,也不用回京。大人也是知晓的,苏家人丁凋零,族中并无合适长辈教导我。祖父担忧我失怙无教,这才让我来江城姑祖母家中,若是这样回京,岂不是违背了祖父所愿。

苏家是实在没人了,不然以苏老太爷的性格,绝对不会把孙女送到外姓人家中。即使是自己亲妹妹家里,仍然不是苏家人。

长史官笑着道:老大人考虑周全,全是为姑娘着想。王爷己有安排,回京之后姑娘就住在魏王府,由宫中嬷嬷教导指引,和公主郡主们一处。宫中教习更为妥当,比之在江城侯府更为妥当。姑娘归京之后,也能与老大人时常相见。

此言一出,穆老太爷,穆老太太都愣住了,尤其是潘妤更是吃惊。皇宫采选时,除了给皇子们挑伴读,也会给公主郡主挑伴读,同受宫廷礼仪教导。都是十来岁的世家女子,出身高贵,知书达理,品貌端正。「链接」

第二部:

简介:前世,她是战神皇后,为他谋江山,夺帝位,却落得九族连诛,死不瞑目的下场!再世为人,她是丞相府痴哑无能,人人可以践踏的四小姐!二世重生,她心性凉薄,果断狠辣,翻手为云覆手天下!暴君,本宫能帮你夺得天下,也能颠覆它!……

精彩内容:

莫氏眼见形势急转直下,竟然即将自身难保,立时决定牺牲陈嬷嬷与采菱。

今日之事太过邪性,明明不会凫水的风浣凌与织瑶都未被淹死不说,竟然还是被十余年不曾踏足丞相府的澈月王救起。

不过莫氏却只以为是织瑶平日装得谨慎愚笨,实则城府深沉,危险至极!

她哪里会想到,自幼被她看着长大,一向懦弱胆小的风四小姐,早已然脱胎换骨!

老夫人,浣凌既已指定,那么今日之事定然便是陈嬷嬷与采菱的过错,还请老夫人依家法重罚!但这两个奴才毕竟出自我的院子,便请老夫人也罚了我这月的例银吧。

年过六旬的龙氏,又岂会看不出莫氏那点心思?

此事必然是莫氏有意除掉织瑶,甚至于庶出的小孙女都是她本就打算一箭双雕的目标,而非被牵连!

看了眼满目期盼望着自己的风浣凌,龙氏无奈地暗叹了一声。

今日之事已然闹得太大,龙氏也就只能选择揣着明白装糊涂,闭着眼挥挥手,命人将不停喊冤的陈嬷嬷与采菱押入刑房受罚。

王爷对此结果,可还满意?

直至耳边彻底清静下来,老夫人方重又睁开凤眸,转头看向澈月王。

姑母向来赏罚分明,这又是丞相府中的家事,本王岂会有何不满?

龙御沧闲适地展开手中水墨折扇轻摇,话说得甚是置身事外。

黄昏时分,印有澈月王府徽的马车刚刚驶离丞相府前的大道,一道青灰色暗影已自马车中闪出,几个起落便跃进丞相府高高的围墙。

澈月王府。

当洛弦回到府中复命时,天色已暗,风雨已歇。

不见星光的夜空里,白色身影单手执书卷倚窗而座。

她无碍吧?

龙御沧放下手中书卷,蕴着月华的清冽双眸微微低垂。

属下藏身暗处听那上官大夫所言,四小姐只感染了些风寒并无大碍。那两个设计谋害的奴才已被活活打死在刑房。

尽管已随从多年,洛弦每每面对主子的绝世风姿,仍不自觉地心生敬仰,甘心俯首。

恩,今日辛苦你了,下去歇着吧。

洛弦领命告退,龙御沧缓缓起身,素白锦袍翩然飘忽间,他已踱步至书案前,自狭长的锦盒中取出支精美绝伦的画轴。

徐徐展开,雪白宣纸上渐渐显现出一个容颜秀丽英姿卓绝的女子,赫然便是当今圣上的皇后——颜无双。

龙御沧借着浅金色的烛光,目光幽暗不明地端详了这副画许久,直至背后墨锦般的松散长发滑过肩头倾落画卷之上,他方才如梦初醒地眨了眨墨色清眸。

小心翼翼地将那画卷放到一旁,他重又在书案上铺开一张崭新宣纸,提起温润的白玉狼毫,运笔如飞。「链接」

第三部:

简介:她,舞临歌,哦,不对,或许应该叫她韩音,一个生长在21世纪的现代新女性,也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有着幸福的一个家庭,虽然遇到的事情比较多,但是却依旧快乐的生活,拥有着成为作家的梦想,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灵魂穿越,进入了历史上的大宋时期,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,那个杨门女将盛行的时代,她作为一个婴儿出生在首富之家,虽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地位,但是却能保得一世平安衣食无忧,却没想到这只是梦想而已。……

精彩内容:

因为这么匆忙的时间里面,不可能置办出这样精美的嫁衣还有首饰,依照李氏的性格,她是不可能愿意给自己花这么多钱的,估计应该是王员外的意思,李氏不敢驳回王员外的面子,所以才会给了她这样精致的嫁衣还有首饰吧!奶娘,你还好吗?不过才几天的功夫不见,舞临歌就发现奶娘陈氏憔悴了很多,这几天她一定担心坏了吧?大小姐,对不起,我不能帮上你,还要眼睁睁看着你跳火坑舞临歌不问还好,一问陈氏的眼泪就止不住了,舞临歌是陈氏从小喂养长大的,跟自己的女儿没什么两样,只是她出身微贱,人微言轻,只是人家的奴婢,现在老夫人不在大小姐又被困住,这个家里面全部都是李氏掌权,李氏又素来那样的彪悍,她还要养家所以根本不敢得罪李氏,自然帮助不了舞临歌,可怜舞临歌这样一个好人就要被推入火坑,这可怎么办啊!

奶娘,你不要太过伤心,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就屈服舞临歌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她,她可以原谅任何一个伤害她的人,可以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不去报复他们,就像前生的她一样被那些坏人害的那样卑微,依旧可以大方的放下那些过往,可是她最不能原谅的就是别人伤害她在乎的人。她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,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人,所以如果谁要伤害她在乎的人,他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的,比如李氏。

让我进去,我姐姐出嫁还不允许我这个做妹妹的送送吗?就在奶娘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,两人向门口看去,只见舞临汐站在门口对阻拦自己的家丁怒目而视,颇具威严的叫道,那些家丁面面相视看着舞临汐,最后还是放舞临汐进来了姐姐,姐姐你还好吗?家丁一松手舞临汐就马上飞奔到了舞临歌的身边,毫不犹豫的扑进了舞临歌的怀里,委屈的眼泪全都掉了下来。

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,从小又娇生惯养没受过什么苦,突然遭到这样大的巨变,知道这样的事情没有崩溃已经是奇迹了,还能支撑到现在想办法救舞临歌,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汐儿,别哭,姐姐没事看见自己疼爱的妹妹委屈的眼泪,舞临歌心里也很不好受姐姐,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娘的错,这个给你明天你上花轿他们一定会绑着你,你自己小心看了一眼门外没反应的家丁,舞临汐将手中的瓷片悄悄塞给了舞临歌,抹干眼泪说道。汐儿舞临歌不着痕迹的将瓷片收到袖口里面,眼神复杂的打量眼前的舞临汐,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,可是一时之间又说不好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,似乎舞临汐变了,一夕之间长大了也变得懂事了,其实舞临歌知道舞临汐不是不聪明,只是她被家人保护的太好,所以才会那样单纯不谙世事。

如果真的经历了什么事情,她一定会很快成长起来的,就像现在汐儿,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舞临歌直觉的觉得,舞临汐的改变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舞临歌奶奶的去世,或许还有什么别的东西,难不成她知道是李氏害死了奶奶?姐姐,你不要再说了,我要赶快走了,不然被娘发现就不好了,奶娘我们走吧这里不适合呆久了,万一被娘发现就糟糕了,舞临汐有些担心的叫陈氏走,陈氏也知道不能呆太久,所以没等到舞临歌回答,就匆匆往门口走汐儿,你要好好的,姐姐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就在舞临汐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,舞临歌开口叫道,眼神里面是坚定。

舞临汐泪眼朦胧的看着舞临歌,重重的点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,剩下舞临歌一个人坐在蒲团上面发呆哎呦,这又是哪家办喜事啊,这排场还真的不小还能是哪家,就是那个姓王的糟老头子,人都埋在黄土里面半截了,还有心思娶媳妇也难为他竟然还能在马上坐得住,七十多岁的人了,这又是谁家的闺女让他糟践啊?鞭炮声齐鸣锣鼓敲得震天响,媒婆肥胖的脸上充满了虚假的笑容,花轿内舞临歌一身红色嫁衣,手中拿着舞临汐给的瓷片用力的在自己手脚上面的绳子上摩擦,想要割断他们。高大的马匹上面,一个头发花白胡子老长的老头子坐在上面,笑的满脸皱纹看起来就让人讨厌,身边那些围观的百姓各自议论着花轿上这位苦命的新娘,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受这样的苦。

对面,一对官兵手拿兵器冷着一张脸一排排的走着,队伍的中间两匹高头大马上面分别坐着两个年轻的男人,一个是穿着一身墨色长袍的赵光义,一个是赵光义的贴身太监福寿。

公子,您今天怎么想起来要去看公主殿下?当今杜太后共育有五子三女,可是不幸的是这几个孩子在赵匡胤登基之后,都已经去世了,现在当今杜太后还活着的孩子,除了当今皇上还有自己的主子,在就只剩下永庆公主殿下了,不过永庆公主前些天因为想要出宫玩跟皇上拌了几句嘴,赌气跑到交好的姐妹家里不肯回宫,永庆公主是杜太后唯一活着的女儿又是最小的女儿,皇上还有晋王对她可是百依百顺疼爱的很,今天赵光义突然说要去找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妹回来,所以大家就匆匆收拾了一下赶了过来。

也不知道这位主子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怎么这么突然永庆耍脾气这么多天了都不肯回宫,皇兄还在气头上,我总要把她找回来才好兄长难做弟弟也不好做,这两个大人动不动就闹小孩子脾气,最后还不都是他当和事老?是是是,不奇怪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,公子您说不奇怪就不奇怪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,主子说不奇怪就不奇怪,他们做奴才的就是命苦,还要随时应付主子的心情。前面在干什么?很热闹啊老远的声音还有红色就传了过来,看起来非常的热闹,赵光义握着手里的马鞭指着前方问道,福寿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向前看去,果然看见了那片红色。「链接」

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、点赞、转发、收藏、支持,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补充小说名。在个人主页还有其他的说书文章,点击链接即可前往,欢迎各位观赏!

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,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,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 7

第一次接受赞赏,亲,看着给啊

赞赏
0人赞赏
1
3
5
10
其他金额
金额(元)
赏TA
申请头条作者号

便民信息

更多

推荐阅读

热门评论
随便说点什么
发表评论